<mark id="jltnh"><strike id="jltnh"></strike></mark>

<ol id="jltnh"><strike id="jltnh"><var id="jltnh"></var></strike></ol>
<p id="jltnh"><dl id="jltnh"><cite id="jltnh"></cite></dl></p>

    <output id="jltnh"></output>

          <i id="jltnh"><p id="jltnh"><var id="jltnh"></var></p></i>
            <thead id="jltnh"><p id="jltnh"></p></thead>
            <dl id="jltnh"></dl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ltnh"><ruby id="jltnh"><menuitem id="jltnh"></menuitem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<nobr id="jltnh"><dl id="jltnh"></dl></nobr><dl id="jltnh"></dl>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安平縣申姿鋼格板廠 >> 新聞參數 >> 隋唐第一好漢李元霸

            隋唐第一好漢李元霸

              歷史上的李元霸

              本名李玄霸,字大德,唐高祖李淵第三子,母竇皇后。后世因避諱清康熙帝玄燁名改稱為李元霸。幼辯惠,隋大業十年薨,年十六,無子。武德元年,追封衛懷王,又贈秦州總管、司空。以太宗子李泰為宜都王,奉其祀,葬芷陽。后泰徙封越,更以宗室西平王李瓊子保定嗣。薨,無子,國除。

              傳說中的李元霸

              兵器:一對擂鼓甕金錘座駕:千里一盞燈由上述歷史人物演義而來,但完全背離史實(一說是由歷史人物李元吉-李淵的另一個兒子演義的)。他是隋唐第一條好漢,“年方十二歲,生得尖嘴縮腮,一頭黃毛促在中間。戴一頂烏金冠,面如病鬼;骨瘦如柴,力大無窮。兩臂有四象不過之勇,捻鐵如泥,勝過漢時項羽。一餐斗米,食肉十斤。用兩柄鐵錘,四百斤一個,兩柄共有八百斤,如缸大一般。坐一騎萬里云,天下無敵。”在當時幾乎沒有人能在李元霸馬前走上三個回合,可以說趙王李元霸打遍天下無敵手。四明山李元霸擊敗反王二十三萬大軍;先后殺死名將伍天錫、宇文成都,在紫金山面對一百多萬軍隊,一對金錘如拍蒼蠅般,只打得尸山血海,迫使李密交出玉璽,反王獻上降表。然而在回家路上被“老天爺”干掉了——“只見風云四起,細雨霏霏,少頃虹電閃爍,靂靂交加。那雷聲只在元霸頭上落落落地響,猶如打下來的光景。元霸大怒,把錘指天大叫:‘呔!你天為何這般可惡,照少爺的頭響?也罷!’把錘往空中一撩。抬頭一看,那四百斤重的錘掉將下來,‘撲’地一聲正中在元霸臉上,翻身跌下馬來。” 這么一位無敵兇神后被雷劈死了。李元霸曾雙手各提三千斤的金獅子,舉上舉下十數遍,如此神力除了自刎西江的西楚霸王項羽,何人可敵?宇文成都當時號稱無敵將軍,殿前比試全力卻撼不動李元霸伸直的一根胳臂,他只不過把手一掃,宇文成都撲通翻筋斗,仰后就是一交,之后更被他活擒撕裂。如此兇殘蠻力,豈負霸王之名?秦瓊欺李元霸為報恩不愿與自己動手,厚著臉皮想拼力刺死他(秦瓊此人實在不地道,我以后再論這廝)。他只不過用鐵錘輕輕一擋,“當”的一響,就把八十斤虎頭槍,打脫了不知去向。嚇得秦瓊立即下馬告罪求饒;羅成挺槍來戰,被元霸一錘把槍打做兩段,震開虎口,回馬逃命;裴元慶迎戰李元霸,招架三合即驚呼:“果然好厲害!”回馬便逃。元霸大叫:“好兄弟,天下沒有人當得我半錘,你能連接我三錘,也算是個好漢,饒你去吧!”如此威猛氣勢,舍李元霸更有何人?李元霸在四明山匹馬雙錘,擊敗十八路反王二十三萬大軍,打死大將五十員;后又赤手撕裂伍天錫、徐元朗,將一百八十萬反王大軍殺到只剩六十二萬,迫李密獻出玉璽,逼十八路反王跪伏獻上降表。如此豐功偉業,除霸王項羽,又有何人可建?《說唐》中李元霸最讓人佩服的一點就是他是個“永動機”一般的人物,幾乎不存在能量消耗。他不像排在第二的宇文成都,后者在力氣消耗的時候(以一敵三:雄闊海、伍云召、伍天錫)竟會抵擋不住排在他后面的裴元慶;李元霸卻可以只憑匹馬雙錘將十八路反王的所有大將打到俯首臣服。他殺人甚至比切豆腐更容易,你幾乎可以把他當成使用太陽能的碎紙機一樣對待。如此一個蓋世的霸王,怎么也會死呢?《說唐》一書中,也蘊含著濃濃的宿命觀。李元霸的師父紫陽真人曾叮囑他,若他日對敵之時遇見使流金鐺的,萬不可傷他性命,否則必定不得善終。然而李元霸最初還記得師父的教誨,不忘手下留情,放過宇文成都;之后縱橫天下,殺心大起之時,卻再也不遵從師父的教誨,不但開始殺了,而且不止一個。使混金鐺的伍天錫雖然拼命告罪,還是被他生生撕裂;使雁翅流金鐺的宇文成都放過一次,第二次還是忍不住兇性大發,將其依樣畫葫蘆撕裂。師父的讖語猶在耳旁,李元霸“不得善終”的結局也早已注定。李元霸回到潼關時,雷光閃爍,霹靂交加,大雨傾盆而降。那雷聲只在元霸頭上響,如打下來的光景。元霸大怒,把錘指天大叫道:“天,你為何這般可惡,照我的頭上???”就把錘往空中一撩,抬頭一看,那四百斤重的錘墜落下來,撲的一聲,正中在元霸臉上,一代霸王就此煙消云散。這是個荒誕的結局,但李元霸本身豈非就不是來自平凡的塵世?胯下馬、掌中錘,錘人便如錘蒼蠅般,不知造下多少殺孽?更喜把人擲向空中,扯住雙腿生生撕裂,回想那血肉橫飛的場景,映襯著一個十二歲少年的黃瘦面容,縱是遠古的煞神也不過如此吧?――也許只有這個結局才能配得上無與倫比的霸王?《興唐傳》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結局:他是在殺死宇文成都后,被宇文成都的師父魚俱羅用計斬殺的。這個結局,一直為我所不喜。不僅僅是因為當時魚俱羅已經是個年近90的老頭,遠遠不符合常理;更因為這個結局遠遠不夠詩意化,落入俗窠,無法去承載一個霸王的結局。然而我們必須尊重歷史,歷史上的李元霸究竟是怎么樣的呢?很遺憾,盡管我萬分不情愿,還是必須承認:歷史上的李元霸從來就沒有存在過,他是被虛構出來的,他一直活在評書藝人代代相傳的口中,活在《說唐》冰冷的紙上。但他還是有虛構的原型的,那就是李淵的第三子李玄霸:早死,無后,被追封為衛王。李玄霸雖然同樣早死,但卻沒有李元霸生前那樣輝煌的生命歷程。

              [來源:www.eueuo.com] [作者:www.eueuo.com] [熱度:]

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  • 名稱:安平縣申姿絲網制品廠
            • 銷售一部:0318-7722345
            • 銷售二部:0318-7722345
            • 傳真:0318-7722345
            • 手機:13833876591
            • 微信:13833876591
            • 郵編:053600
            • 郵箱:115384043@qq.com
            • 網址:www.eueuo.com
            • 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安平縣城東工業區